洛长安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all叶】非典型镜面反射-62

悠悠堇:

第一篇地址:前篇


其余戳TAG。


 


252


压低状态是在周期较长的竞技比赛中调节自身状态的一种手段,说起来倒是挺容易,但是压低自身状态的弊端也很明显,除非是经验十分丰富的选手,否则极可能导致状态被压得过低,从而显得像是消极比赛。


轮回之所以能在常规赛压低状态的情况下保持胜率一方面是由于团队默契,还有一方面也是由于经验丰富的选手较多,且实力都为顶配。


轮回与兴欣,在比赛前给人的印象是前者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后者一路高歌猛进每一场都惊心动魄。


因此在爆发全力的轮回面前,兴欣在观看者的眼中显得如此渺小而脆弱。


起先大多数人认为按照叶修一贯的作风,面对这般实力差距极大的对手应该会制定相当缜密详尽却又别出心裁的战术。


但在得出这样的推断后又擅自觉得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鬼鬼祟祟的战术是那样不堪一击,不少轮回粉丝甚至希望兴欣的战术制定得越出人意料越好,这样才能反衬出轮回在实力上的强大优势。


职业选手之间对于兴欣和轮回的决赛也讨论过很多,尤其在队内讨论的时候,不少人都认为兴欣此战是死路一条。


黄少天前两天吃午饭的时候就和喻文州谈到:“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轮回这赛季是真的强,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调整的……总之就算加上感情因素我也真的看不到兴欣的半点赢面。”


喻文州掀了掀眼皮:“什么感情因素?”


黄少天:“……”


“这个重要吗?不是在讨论兴欣和轮回的问题!”


喻文州笑笑:“既然你都有定论了还讨论什么呢?”


黄少天一噎,嘟囔:“我这不是……”


他这不是,还对叶修有所期待嘛。


就算拥有一个职业选手所必需的理性,但作为一个普通的旁观者而言,黄少天却是希望叶修能够赢下来的。


黄少天自己是与本赛季的冠军奖杯无缘了,但他对叶修隐隐有所期待,或许是用他那逆天的战术素养,惊人的洞察能力以及在目前职业圈内无人能比肩的顶级操作,完成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逆袭,创造出一个无人能够预想到的千古名局。


当然,黄少天觉得这顶多算是自己的意淫而已,作为一个极度理性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极少有这样被感性支配的时刻,口头上说的不算。


喻文州道:“其实战术性胜利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叶修这人的创造力很强,一些战术在此之前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黄少天打趣:“比如那个拆迁流?别说你了,世界上还有谁能想到这么损的啊。”


喻文州也笑:“倒是希望他能在决赛想出更损的让我学习学习。”


当时两人的意见十分统一,认为叶修仍是会从战术入手,攻击轮回的薄弱部位。


可是作为联盟有史以来唯一的三连冠王朝,轮回又哪里有薄弱部位可言呢?


轮回的强大是一种十分中肯的强大,虽然周泽楷一度耀眼到令其他人都黯然失色,但是拆分开来看,轮回的每一位选手也都是处在职业圈顶尖水平的高配选手,只不过之于周泽楷而言稍显弱势。对于这样本就集万千目光于一身但又中规中矩,稳步求生的战队,不仅是实力和排位就连人气都能甩别人一大截。


所以说到底,轮回是一支没有弱点的团队,若是想用以前的战术打击他们,可能只会适得其反。


这是出于职业意识的想法,无论感情上是否有偏向性,兴欣这支队伍以往的生存方式在轮回面前根本没有生存空间。


虽然每个人怀揣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可当真的等到了决赛的那一天,原先还在职业群里唠嗑打屁的职业选手们在比赛开始一个半小时后却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战术对于这样的轮回没有用,叶修自己也知道。


所以他打从最开始就没有准备战术。


叶修,包括兴欣的其他人,这次压根就没打算像以前一样玩猥琐。


兴欣从一开始就打算硬碰硬,正面和轮回硬刚。


听起来有点不可理喻,平均战力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的两支队伍,弱势的那一方却要跟强势的一方正面分胜负。


可兴欣这支队伍就是这么不按套路来,每当别人给他们下了定论,他们总是要整出些幺蛾子来让人发疯的。


玩猥琐,他们是认真的。


正面刚,他们也是认真的。


轮回的确强,很强,非常强。


但是要兴欣说的话:


我们叶修小选手封印解除之时,那可是宇宙级的强。


百花俱乐部,目睹君莫笑将笑歌自若与一枪穿云连番击杀的张佳乐和孙哲平陷入沉默。


孙哲平缓慢开口:“提问,一个开了无敌状态的人,会怎样对待让他不得不开启无敌状态的对手?”


张佳乐答道:“碾爆。”


隔了两秒,张佳乐疯狂搓起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你他妈能不能不那么中二了,上次和兴欣他们比赛你来了句卖血的狂剑士会怎样对待让他卖血的人,然后就被叶修打爆了,你忘了这个教训了吗?”


孙哲平不置可否,换了个话题:“叶修面对我们的时候没有用出全力。”


张佳乐:“……是啊。”


孙哲平:“火大。”


张佳乐:“这个夏休期不能让他好过了。”


“他这次没有使用战术呢。”霸图俱乐部内,张新杰大热天的抱着保温杯喝茶。


霸图新人选手道:“网上对于这场比赛不是有很多人评论说,在绝对的强大面前,任何战术都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看来,倒是有点讽刺了。”


韩文清:“因为轮回的强只是相对的。”


他没有再说下去。


但是在场的任何一位职业级选手都知道他的言下之意:


叶修的强是绝对的。


回到场内,云山乱和君莫笑仍在纠缠。


君莫笑还不忘跟人家打商量:小吕啊,这样吧,我们先休战,去跟自己的队友会合,我给你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怎么样。


云山乱攻击不断,显然不想跟他商量。


君莫笑带着小手冰凉跑了几步,又继续打商量:别这么高傲,稍微理我一下呗。我先放你走,你也别跟着我,我们调整一下队形,再继续好不?


君莫笑:反正这样下去也是你先死,别想不开嘛。


君莫笑:你看看你的两个队友,好狠的心,到现在都没来救你,你要为了这样的队友命丧于此吗?我支持你去找他们算账。


吕泊远真是要疯了,这家伙哪里来这么多垃圾话好说,他怎么记得叶修以前不是这个风格?!


但是吕泊远的思路还是很清晰,轮回擂台拿下了两分,团队赛就尚有余裕。


现在看来,一切还没有到绝境,只要他能拖住叶修,而江波涛和孙翔能把已经接近残血的苏沐橙和苏沐秋先送出局,到时候胜利应该仍是属于轮回的。


可还没等吕泊远再看一眼队内频道的具体安排,就见君莫笑拍拍屁股走人了,他立刻打算追上,结果却被人拖住了。


吕泊远:“……日!”


没错,小手冰凉。又是小手冰凉!


这个明明是牧师却屡次被团队抛弃的家伙!


当时包子入侵保护他就仅仅是为了要把他留着当作叶修的挡箭牌吗?


你们兴欣能不能对牧师好一点?啊?能不能?


哪一家牧师不是跟宝贝似的被捧着的,就你们家是用来当T拉仇恨的!


吕泊远对于兴欣真实无话可说,而兴欣的队内频道更是让人深深为小手冰凉感到悲伤:


君莫笑:小安,为组织牺牲的时刻到了。


小手冰凉:了解。


君莫笑:组织不会忘记你的!


另一边,苏沐橙的手指已经微微感到疼痛,这场比赛她已经使出了自己的全力,在此之前这么多年的任何一场,都没有像这场比赛一样让她迫切地想要胜利。


苏沐橙以前总觉得自己的胜负欲并不强烈,虽然也想赢,但远远没到非赢不可的地步。最初进入职业圈也有很大一部分理由是为了生计。


可直到她遇到叶修,她开始知道原来胜利是这么让人觉得快乐的事,就好像那次散步的时候叶修告诉她,胜利的感觉会让人上瘾。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叶修好不容易带他们走到了这里,就算不能成为锦上添花的那个人,她也绝对不想成为拖后腿的人。


苏沐橙仿佛倾注了自己最强的集中力和反应力,手指的动作都已经不像是在随着思想,而是在意动之前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


作为队伍里年龄较高的选手,苏沐橙曾经也想过这赛季或上赛季退役的事,但是叶修的存在却让她想要一直战斗下去,直到这个赛场再也不需要她为止。


但只要叶修存在,也许他就会一直为她塑造一处栖身之地。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般相信叶修。


就像此刻,她越发加快的手速并不是在负隅抵抗,而是她相信叶修就快出现在她面前了。


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只要有叶修,她就永远被保护着。


对面的横刀和无浪也知道局势紧迫,必须要清掉残血的二人,于是不再分精力给战斗格式,无浪一个破灭斩就准备清扫沐雨橙风最后的血量。


那角度在苏沐橙眼中已经无法避过,她苦笑了一下,到此为止了吗。


啪,伞面撑起,抵挡到部分攻击。


下一秒一个圣治愈术刷到了沐雨橙风身上。


苏沐橙看着屏幕内匆匆赶来的身影,手下动作飞快,却还是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囔了句:


“你来了啊。”

评论

热度(6242)